國內一些日本問題研究專家在接受南方日報採訪時紛紛對安倍政府的做法表示憂慮,認為解禁集體自衛權讓周邊國家對日本的走向產生疑慮,無助於日本維護自身的安全,還將損害亞太地區的安全環境。
  “有親密關係的國家”指哪些?
  日本決策者說了算
  內閣決議案對行使集體自衛權有具體解釋。決議表示,集體自衛權的行使範圍包括與日本“有親密關係的國家”遭受了外敵的攻擊,事態危及日本國民的生命和國家的存亡,日本可以行使有必要的最小限度的武力。
  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胡令遠認為,日本以前雖然沒有“集體自衛權”,但是有“個別自衛權”,只要符合三條件(日本受到攻擊、沒有其他手段、行使最小限度的武力),就可以動用自衛隊進行“專守防衛”。歷屆政府對行使自衛權的條件有調整,不過變動不大。始終都堅守和平憲法的制約,僅限於“專守防衛”。
  “安倍提出的新三條件跟此前的性質完全不同,”胡令遠指出,以前是“專守防衛”下的自衛權條件,現在是集體自衛,即行使武力的範圍得到明顯擴展。這一改變說明,此前日本軍方行使“最小限度的武力”更多在本國的領空、領海內,將來它可以根據自身解釋,在各個地區行使“集體自衛權”。
  民間反對聲為何無效果?
  日本憲政存在缺陷
  據報道,54%日本民眾反對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僅39%表示支持,僅19%受訪者認為此舉毫無危險。另外,日本各地的地方議會相繼表達反對意見。目前共有191個地方議會通過意見書,反對以變更憲法解釋的方式允許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或是要求中央政府慎重地審議這一問題。
  不管是民眾還是地方議員,他們對安倍的憤怒理由中有相同之處,其中安倍政府修改憲法解釋“破壞現代憲法的基礎”是重要的反對原因。
  呂耀東認為,雖然安倍政府不是修改憲法本身,僅是對“憲法解釋”的一種再解釋,但是這僅是第一步,安倍政府下一步的意圖就是要修改和平憲法。為此,日本民眾認為安倍破壞了日本的和平精神和憲法精神。國民的反對僅能表達一種意願,在真正的政治過程中,民間聲音並不能阻擋安倍的舉動。
  “對於解禁集體自衛權這種大事,涉及到動搖日本憲法根基的事情,與普通民眾的利益和權利息息相關。”胡令遠表示,日本政府本應該吸納民眾的觀點,然而,在巨大的反對聲中,日本內閣仍能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反映出在日本憲政制度中,民意不能得到合情合理的體現。
  解禁集體自衛權有何危害?
  使中國安全環境發生變化
  與中韓兩國反對的態度不同,美國對安倍政府給予了支持。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薩基說:“日本有權利用他們認為必要的方式裝備自己,我們鼓勵日本以具透明度方式來進行。”
  分析認為,美國的態度或在“養虎為患”。呂耀東表示,目前來看,安倍所走的路徑越來越清晰。解禁集體自衛權是實現修改和平憲法的第一步,完成修憲野心後,安倍將努力讓日本變成正常國家,使其成為有影響力的政治和軍事大國。
  胡令遠認為,二戰的慘痛教訓讓日本選擇了和平憲法。和平憲法確保了日本戰後60多年的穩定和繁榮,根據和平憲法的規定,日本沒有海外派兵的權力,國民的生命由此得到了保證。和平憲法是日本人向戰爭說“不”、保障生命的重要法律依據。安倍政府修改了憲法解釋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使日本人被派往海外戰場的幾率增加,日本國民生命的不確定性也在增加。從這一點看,安倍政府“火中取慄”的行為損人不利已。
  胡令遠指出,亞太地區存在諸多的領土爭奪,本來這些矛盾可以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後,可能更多訴諸於軍事手段。解禁集體自衛權還為日本在亞太,乃至全世界用兵“打開了一個口子”,將來,在美國這個“世界警察”的指揮下,日本在海外用兵的頻率及規模都會增加,使得亞太地區發生軍事對峙的風險在變大。“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後,中國的安全環境也會發生變化,中國需要高度關註和警惕日本的動向。”
  兩位專家都指出,作為日本的領導人和政治家,安倍首先應該在歷史問題上有正確的態度,用實際行動打消國際社會的疑慮。在該問題上,日本應該向德國學習。德國對二戰進行了深刻的反思,用行動擺脫了戰敗國的形象,並逐漸成為國際社會中正常的國家。相形之下,日本在追求成為正常化國家的道路上,不是通過自身反省,而是處心積慮向世界渲染“中國威脅論”,言必稱解禁集體自衛權是不得已的舉動。安倍政府通過“嫁禍於人”的做法實現了政治目的,卻綁架了日本人民的安全。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魏香鏡  (原標題:讓周邊國家產生疑慮 無助於日本自身安全)
創作者介紹

jx38jxzv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