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消息,關於“武漢女主播外採聖誕祝福遭老外騷擾”一事,武漢市洪山區公安分局已經找到當事人,正在進行調查核實。(12月27日中國新聞網)
  世界各國風俗不同,禮儀有異,但對女性的尊重則屬於世界性禮儀與世界性準則。也就是說,該外籍男子一開始就不懷好意,就是要利用這次採訪的時機實施性騷擾,這就不是禮儀與風俗的問題,而是涉嫌侵犯女性身體的違法問題。如果加上其髒話滿嘴,也證明瞭他這種不懷好意,其語言與肢体侵犯相結合,就是一種嚴重的對女性實施的性騷擾。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也就極其簡單,當地警方將以何種方式來懲治該實施性騷擾的外籍男子?無論外籍人士來自哪國,一旦來到中國就要遵守中國的法律,這是一個外籍人的基本行為底線。那麼,參照相關法律條文,該怎麼懲罰怎麼懲罰,該怎麼拘留怎麼拘留,才可能對這種行為加以懲戒。而假如當事警方網開一面或者對外籍人士高看一眼,那麼,法律的尊嚴將喪失殆盡。對外籍人士的懲戒則正好相反,助長這種侵犯女性身體實施性騷擾的行為其結果則可想而知。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誰慣出了某些道德底下外籍人士的壞毛病?國人對外國人曾經採取過兩種態度,一種是極度蔑視與排斥,唯我獨尊,唯我獨大,所有外國人均為異類低等。一種是對上一種態度的反其道,一切外國人均屬於崇拜之類。撞北京大媽的外籍人士稱“外國人有錢”,是被訛的對象,話糙理不糙,在某些國人眼裡,外國人真的“很有錢”,而有錢的外國人是可以法外網開一面的。而事實上是外國人並不很有錢,即便有錢者也只限於發達國家,並不包括相對低收入的國家。這和國人中的貧富懸殊是一個道理,怎麼可能外國人就很有錢?
  外國人的稱呼,不知何時掙了個響噹噹的“外賓”,外賓就外賓吧,還有各式各樣的禮遇,機場等場所,有專門的外國人通道,凡禮儀場所,一定要對外國人表示出高於國人的禮遇。那麼,所謂的平等平視又在哪裡?風俗由人,由社會,由理念,國人本身對外籍人士缺乏一種平視的心態,社會尚未對外國人概念轉過高於國人這個彎來,又怎麼可能不慣出點這樣那樣的毛病來呢?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外來節日一直過熱而傳統節日日漸受冷遇,外來食品老少爭著購買而傳統食品未必也如此熱銷,種種現象是不是又證明瞭我們的民族在有意無意的助長某些外籍人士的壞毛病?一輛丟失的自行車,居然有多種待遇,酸溜溜的感覺之外,是不是會讓人覺得國人仿佛成了二等公民?
  即便拿這個採訪節目來做例證,外籍人士並不全是禮儀君子,也有流氓混混,也有色狼“騷”客。對於此類色狼之徒,至少應當保持基本的鑒別能力與基本的防衛防護意識和姿態,而不是在連對方是不是懷有惡意的情況下就讓對方說出所謂的“祝福”。色狼沒有祝福,只有魔爪,流氓沒有禮儀,只有侵犯,不要因為其外籍人士的身份而喪失了警惕。
  文/李振忠  (原標題:誰慣出了洋“騷客”的壞毛病?)
創作者介紹

jx38jxzv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